上海盲人按摩店艰难重启(上海市盲人按摩店)

2022-09-30 10:20:07

澎湃新闻记者 陈悦 见习记者 徐祯曜

6月下旬,晚上7点半,几个按摩师勾肩搭背走出门,“看见的带着看不见的”,转弯、过马路,在一处繁忙的路口,他们靠人行道内侧摆开凳子,开始吆喝:“肩颈按摩,半小时29块9”。

6月20日晚,按摩师在街头进行肩颈按摩。除标注外,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陈悦 图

这些按摩师来自上海的感智盲人按摩店,有盲人,也有健全人。往常,晚上是店里最忙碌的时候,许多人趁着下班来做足浴推拿;现在,进店的顾客少了,接不到单的按摩师们走上街头工作。

一位中年男子正准备过马路,又后退几步,“30块钱是吧?来一个。”他直接坐下,按摩师把毛巾盖在他的肩上,开始按捏。

夜晚的生意就这样开始了,有路人临时决定放松肩颈,也有前两天体验过的人带着朋友又来了,按摩师们陆续接单,高峰期十几个凳子上坐满了人。

在上海,大约有9万视障残疾人,其中全盲约3万人。按摩是许多盲人的职业选择,计时工作制,多劳多得,包吃包住。

从三月到六月,生意冷清,每个人心里都着急。老板急的是固定成本,商铺和宿舍房租、水电费、伙食费一样少不了;员工急的是没有收入,盲人按摩从业者大多是三十岁以上,外地打工者居多,要养家糊口,可选择的工作机会很少。

六月以来,上海的盲人按摩店陆续恢复营业。无论是散落分布的连锁店,还是路边不起眼的小店,生意都不算如意,客流量不及过去的一半。

“客人还是顾忌疫情,我们也怕。”不少盲人按摩师表达了这样的担忧。

如今,一些按摩师主动选择“被看见”,走上街头提供服务;而更多盲人守在店内等待顾客,“疫情总会过去,过去了就好了。”

为了打发时间,盲人按摩师任凤来在店里练习吉他。

在不确定中重启

5月31日深夜,在上海市北京西路的一处地下室,感智盲人按摩店打开了店门。

被封控76天后,16名店员终于可以走到地面上,呼吸室外新鲜空气。

打扫卫生、消毒防虫,6月3日,按摩店恢复营业。不过,“刚开业哪有人敢来,都有点害怕。”盲人店长苟顺利说,顾客回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20多天过去也只能恢复到日均六七十单,而疫情前,一天能有140多单。

这家店目前在店员工约30人,平均下来一人一天两三单。“以前一天五六单,今天(6月22日 )到现在(19点)就两单,收入减少很多,又不稳定,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”按摩师刘美绒说。

500米外,悦心盲人按摩店有同样的焦虑,一天接待的客人降到了个位数,只有往常的四分之一。

悦心盲人按摩店,周边以商业办公楼为主。

6月21日下午记者探访时,只有2个老客人来店。市民高逸典常年钻研围棋,一盘棋至少下两三个小时,久坐盯棋盘导致颈椎疲累,他每周都会来按摩一个半小时,来了有七八年了;30岁的逄先生就住在附近,由于早年间韧带拉伤,需要按摩舒缓,也来了三年,“这边穴位找得准确度挺高的,力度合适,老板也挺好的。”

“最近来的基本上都是会员,散客几乎没有。”盲人店主吴荣说,悦心盲人按摩店的顾客主要来自周边商业办公楼,中午和晚上的饭点是高峰期。店铺只有6张床位,但从2007年开业至今积累了不少老顾客,“(三月以前)一天二三十个没问题”。

悦心盲人按摩店从2007年开业至今。

客流总会慢慢恢复,吴荣更担心的是一种不确定性。6月6日,悦心按摩店恢复营业,开门一周后却被叫停。“市场监管部门跑来叫我们关掉,没说原因,也没人通知什么时候可以复工。”

吴荣有些不解。复工之前,他向房屋业主方提交过复商复市计划书,根据要求张贴场所码,在店内添置了免洗洗手液、口罩、体温枪等消毒防疫用品,准备了应急预案。开门后,每天进行三四次消毒,店员进行核酸检测,对于客人使用过的按摩床,一次性床单会立刻更换,床头物品则用酒精消毒。

歇业一周后,他了解到许多盲人按摩店都正常营业,6月20日,他再次开门迎客。

吴荣直言:“一会开一会关,对客流影响很大,很多客人以为你开了,跑来看到又关掉了,以为是不是你们有情况,是不是你们有阳性?”有些客人会打电话咨询,有些出于安全考虑就不来了。

也有一位盲人员工有些失去信心,在短暂歇业期间选择回家。这位员工疫情期间曾留守店中,吴荣理解对方累积的精神压力,没说什么便同意了,“回去调整一下也好,她说等上海疫情稳定了再回来。”

翠庭盲人推拿店。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徐祯曜 图

在上海松江区东鼎广场周边,几家盲人按摩店也鲜有顾客,技师们大多在门厅或房间里歇着。翠庭盲人推拿店店主陈先生说,疫情前一天能有近1000元收入,现在开着门也没有生意可做,就连门前经过的路人也见不到几个。原先店里有6名按摩师,如今算上他自己只剩3人。

陈先生说,他的按摩店其实没有收到复市通知。他向当地居委会询问过何时下发恢复营业的通知,答案也很模糊,“大致提及可能在7月底。”

自救,走上街头或守店等待

六月初,感智盲人按摩店还在休整准备阶段,师傅们在门口摆凳子,免费为周边居民按摩,感谢他们在四五月提供的帮助。不过,许多居民坚持要付钱,“他们说都不容易,我们不要,他们非要给钱,最后商量决定就少收一点。”苟顺利说。

趁这个机会,何不走出去呢?

感智按摩店店员在周边兜转,选定了一处街口,四周都是商业广场,晚上人来人往,方便揽客;店里仍然有生意要做,十几个按摩师轮流出来,靠着花坛站一排,不妨碍行人通行。

感智按摩师结伴出门。

晚上7点半到10点半,苟顺利根据店里生意情况,陆续安排人出来。

“9号在吗?”李西已经是熟客,不到半个月就来按摩三次,还带来了朋友。

“我前些天从静安寺溜达过来,9号大姐喊29.9半小时,我一个转身就坐下了。”李西说,进店按摩138元,街边才30元,“这不图个便宜嘛。而且按的时候有点痛,按完没想到这么舒服”。

30分钟结束,盲人按摩师掏出手机举到耳边,听辅助功能播报的声音,手指在屏幕上不断点击,寻找到了收款码。

街头按摩挣的钱都归个人,“老板说给我们调节一下,毕竟两个多月没有一点收入,有的要养家糊口,有的家里孩子要上学,各方面都要开支。”刘美绒说,“街头客人多,但我们员工也多,一晚上差不多就赚60块钱,运气好能做3个人。”

感智盲人按摩店还建立了微信粉丝群,不时发红包,提供优惠信息,通知顾客出摊时间、地点,希望招徕更多回头客。

不过,记者在探访中发现,走上街头的盲人按摩店并不算多,更多的店铺还在等待。

通过盲人辅助系统软件,晏丽华可以电脑上办公。

6月22日早上10点,好轻松盲人推拿店开启一天的营业,店主晏丽华在玩电脑,盲人技师任凤来6月初从网上买了一把吉他,拨弄着练习转换和弦。

“我们一天到晚就围着按摩床打转,没事不出去,都是在等人家来。”晏丽华说。他的店开在中山北路,树木遮挡下并不起眼,许多客人在网上搜到、循着地图而来。

复工第一周,他的生意还不错,附近居民区的老客人都来关照。然而,周边街道出现几个阳性病例后,客流锐减。

“客人打电话来问,你们有没有做核酸,有没有消毒,还有问店里客人多不多,多的话就不来了。”晏丽华露出一丝苦笑。

晏丽华觉得眼下没什么好的办法可想,“疫情过了,大家放心外出了,生意自然就好了。”

店员肩颈有些不舒服,晏丽华帮他推拿。

“扛过去就胜利了”

晏丽华从小失明,2009年从江西来到上海打工、创业。

起初,他在嘉定区开按摩店,生意有声有色;后来想把生意做大,2019年下半年在长宁区租下了150平方米的店面,生意还没完全做起来,就碰到上了2020年疫情,“亏了几十万”。

晏丽华想过放弃,但是店里的按摩床、沙发转卖不出去,丢了可惜,自己也没有其他谋生手段。咬咬牙,他租下中山北路的一处小店,一切重新来过。

妻子是健全人,夫妻俩共同经营按摩店,招了3名盲人技师。凭借着多年创业经验,生意慢慢有了起色,一天能接三四十单。不巧,又碰上了疫情。

住在商铺里不发物资,失明没法拼手速抢菜,物价太高舍不得团购......疫情期间,上海的盲人按摩店或多或少碰到过类似难题。他们想方设法将就生活,直到残联、基金会、爱心企业的物资陆续送达。

感智盲人按摩店里还堆着几十袋大米,好轻松盲人推拿店也放着一排自热米饭,不过,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,眼下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。

盲人按摩店有自己的小圈子。吴荣说,疫情期间,按摩店老板们交流最多的问题就是怎么给滞留店内的员工找食物;后来则是,商铺如何申请房租减免,复工后怎么留住员工、吸引客流。

房租是一大问题。

吴荣租赁的店面属于国有房屋,免除了6个月租金,省下9万元让他松了一口气;晏丽华找房东争取到一个多月的房租减免,“我已经很满足了”;翠庭盲人推拿店每月房租近19000元,店主还在和业主协商,提交了有关租金减免方案的沟通函,“即便不能完全免除,争取到一部分减租也是好的。”

很多盲人还希望争取到生活补贴。“一个按摩师一个月没有收入,可能就是一个家庭没有收入”“这一轮疫情以来哪有生意啊,基本上都没人的”……

生意艰难并不是单一行业的问题,而盲人难在选择更少。“盲人还能怎么办?除了做按摩,可选择的工作机会太少了”。吴荣说,即便是离开上海,许多人也是换个地方继续按摩,正常情况下,一个技术好的师傅月收入还是可观的。

在盲人按摩店互助群和招聘群,吴荣发现,有些按摩店还没恢复营业,有些已经在转让了,“愿意接盘的人很少,谁都不知道后面的走向”。还有些盲人离开了上海,“几个招聘群都在招人,都说员工流失”。

晏丽华说,盲人的生活很简单,“我们一天到晚、一年到头就店里面,大家如果聊得来,晚上最幸福的一件事情就是吃夜宵、喝酒、聊聊天,就只有这点乐趣。”创业开店是生活里为数不多的折腾,他喜欢折腾,“上有老,下有小,还有员工,很多事情要我来负担,但我没有想那么多”。

四、五月期间不开门的日子,他很多时候闷在店里睡觉。现在,前后门打开,风涌进来很舒适,“虽然工作少点,但能打开门透透气,有工作就做,没工作就休息。”他说,“目前我们的问题也不是很大,亏也不会亏,能渡过难关就好,总会有好的时候。”

吴荣努力保持着自己的生活节奏,四五月封控在家就烧饭、听音乐、看书、看新闻发布会、为员工找食物,现在恢复正常上下班。“我心态比较好,愁也没用,困难是要去解决的,不是去回避的。但如果依靠个人能力无法改变,那就扛,扛过去就胜利了。”

吴荣坚信,盲人按摩店做的是技术和口碑,只要手法好,客人口口相传,自然而然会被吸引来。

店铺一角摆着吴荣的奖章和荣誉证书,虽然已经办公自动化,前台仍保留着一沓旧本子,里面记录了5000多位会员的消费记录,这是他开店多年积累的认可,也是继续向前的信心来源。

责任编辑:邹佳雯 图片编辑:蒋立冬

校对:张艳